乌鲁汝—卡塔曲塔国家公园

2018-12-19 18:36:14 围观 : 180
网址:http://www.mhsatman.com
网站:五洲彩票
乌鲁汝
无论你如何选择观看7亿年前的乌鲁汝(或艾尔斯岩) - 从上面乘坐热气球,骑摩托车穿越沙漠,在彩色日落期间在基地徒步旅行 - 目睹其威严应该是在每个旅行者的清单上。
 
乌鲁汝-卡塔曲塔国家公园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领地的南部的一个国家公园,在1981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乌鲁汝-卡塔曲塔国家公园内最著名的地标是乌鲁汝和卡塔丘塔。乌鲁汝位于离它最近的大镇爱丽丝泉南部的335千米处(208英里),连接两地的公路长450千米(280英里)。乌鲁汝是阿男姑人(该地区的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圣地。这片区域有丰富的泉水,水潭,岩石洞穴和岩画。
 
当地皮詹加加拉人称此地标为乌鲁汝(土著语发音:uluɻu)。这个词在他们的语言中没有特定的含义,也被称为皮詹加加拉,但也被乌鲁汝的部落长老用作当地的家族姓氏。[1]
 
1873年7月19日,地质勘探家威廉·果斯发现了这个地标,并将其命名为艾尔斯岩,以纪念当时南澳布政司亨利·艾尔斯爵士。[2]此后,虽然这两个名字都被使用,但艾尔斯岩这个名字更为大众所知。
 
1993年,政府通过了双重命名的政策,即传统的土著名称和英文名称组成的官方名称。1993年12月15日,政府将其更名为“艾尔斯岩/乌鲁汝”,此后,艾尔斯岩成为北领地第一个双名制的特色景点。2002年11月6日,根据爱丽丝泉地区旅游协会的要求,政府调整了双名制的顺序,将其命名为“乌鲁汝/艾尔斯岩”。
 
 
乌鲁汝是澳大利亚最知名的自然地标之一。其沙岩地层高达348米(1,142英尺),高于海平面863米(2,831英尺),大部分在地下,总周长9.4千米(5.8英里)[4]乌鲁汝和附近的卡塔曲塔对阿男姑人有重大的文化意义。艾尔斯巨石是世界上最大的独块岩体,高达348米,周长9.4千米[5]。阿男姑人作为该地区的土著居民,会带领游客做徒步旅行,给游客介绍当地的动植物,丛林食物以及土著神话。
 
乌鲁汝有个非常著名的特色,即其表面的颜色会随着一天或一年的不同时间而改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黎明和日落时岩石表面会变成艳红色。虽然降雨在这片半干旱的地区极为罕见,但是在雨季,岩石表面会因为降雨变成银灰色。随者太阳变化会出现深蓝、灰色、粉红、棕色等颜色。
 
卡塔曲塔,也叫奥尔加山或奥尔加斯,位于乌鲁汝以西25千米(16英里)处。带有公路和停车场的特别观光区也已建成,让游客在黎明和黄昏都能欣赏到最美丽的景色。
 
乌鲁汝是一座孤山,字面意思解释为“岛山”,是一座原始山脉被缓慢侵蚀后留下的残余孤山。[6]乌鲁汝也常常被称为一个独块巨石,虽然这是一个有点含糊的名称,地质学家通常不会使用。乌鲁汝的显著特征是其同质性以及其河床表面连接点和分界点的缺失,这导致卵石斜坡和土壤无法形成,在周围岩石被侵蚀的同时,这些特点使乌鲁汝得以生存下来。[7]为了描绘和说明该地区的地质历史,地质学家把组成乌鲁汝的岩石层称之为木提曲鲁长石,它是填充阿玛达斯盆地的沉积岩的其中一种。
 
 
乌鲁汝主要由纹理粗糙的长石砂岩所组成。这是一种以大块的长石和一些砾岩为特点的砂岩。平均的成分大约为50%的长石25%到35%的石英,以及最多高达25%的岩石碎块;大部分的长石都是钾长石,其只带有较小的如同次圆谷物状的斜长石,以及在钾长石中被高度蚀变的内含物。颗粒的直径约为2到4毫米,(0.079至0.16英寸,并且是从有角的到半棱角的;越好的砂岩是被分类的越好,排序是按照晶粒的尺的增大而减小。岩石碎块包括次圆形的玄武岩,总是被绿泥石和绿帘石在各种各样的程度上所替换。呈现出的矿物暗示了花岗岩的主要来源,类似于暴露于南部的马斯格雷夫块。当空气相对清新的时候,岩石呈灰色。但是当风化作用把含铁的矿物氧化之后,将会使岩石的外表层呈现出铁锈状的红褐色。泥沙沉积表现出交错层理和涟漪的特征,对其研究显示出,淤积物来自于宽阔的高能量浅水河道和大片水浸区,这些都是典型的冲积扇。
 
姆提曲鲁石砂岩与卡塔曲塔的砾岩存在年限大致相同,尽管它们的岩石类型不同,却有着相似的起源,但是与康奈山上朝向东侧的岩石相比,石砂岩更为幼小。乌鲁汝的地层是纵向的,下降至西南方向85度角,其外露层至少有2400米(7900英尺)。地层低于周围的平原,远远延伸至乌鲁汝下层面,而具体深度尚不可知。岩石起初是沙粒,沉积在一个广阔的冲积扇的部分区域,该冲积扇从马斯格雷夫岭,曼山和比德曼岭的原型延伸出,朝南面和西面舒展,由此与附近的另一冲积扇分离,而它所沉积的沙石和鹅卵石构成了现在的卡塔曲塔。
 
 
国家公园的蝙蝠群至少有7个物种构成,它们日间栖息于乌鲁汝和卡塔曲塔洞穴和岩石裂缝处。大部分蝙蝠捕食距离岩石表面100米左右的空中猎物。公园拥有一个享有高度保护意义的爬行动物区系,据可靠记录显示,它拥有73个物种。盛夏的雨水过后,4类蛙种活跃于乌鲁汝和卡塔曲塔的底部。大沙漠蜥蜴亦被列为易受攻击动物。
 
阿男姑居民继续在公园偏远区域和其他阿男姑土地上狩猎,并收获动物物种。狩猎主要局限于红袋鼠,土耳其火鸡,鸸鹋和蜥蜴(比如沙地巨蜥和眼斑巨蜥)。
 
在国家公园中发现的27个哺乳动物物种中,6类是引进的:家鼠、骆驼、狐狸、猫、狗和兔子。这些物种遍布国家公园,但最密集的分布区在乌鲁汝和卡塔曲塔水流丰富的径流区附近。
 
乌鲁汝-卡塔曲塔国家公园植物群代表了在中部澳大利亚发现的绝大部分植物,许多被认为是稀有物种,它们仅存于公园中和邻近区域。该公园还有大量珍稀﹑地方特有的植物。
 
植物群的生长繁殖取决于不规律的降雨。一些植物能够在火中生存,一些则依赖于它来繁殖。植物是朱库尔帕重要的一部分,每一种主要的植物养料都有相应的庆祝仪式。许多植物还与祖先密切关联。
 
乌鲁汝-卡塔曲塔国家公园的植物群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别:
 
Punu——树木
Puti——灌木
Tjulpun-tjulpunpa——花
Ukiri——草
穆加和中部红木等树木可以用来制造工具,比如矛尖,回飞镖和碗。红木的红色树液还可用作治疗咳嗽感冒的杀菌剂和吸入剂。
 
公园中有一些罕见,濒临灭绝的物种。像毒舌草一样,这些物种大部分局限于形成岩底部的潮湿领域,这些是游客密集的地区,易受侵蚀。
 
自第一批欧洲人来访后,已有34个外来的植物物种收入记载,占了整个公园植物群的6.4%。其中有一些,比如多年生的狼尾草(百福草),是被引进用以恢复受侵蚀以至损坏的区域。公园中最恶劣的杂草不断肆意蔓延,侵袭了水资源和养料丰富的排水线。另外的一些,如蒺藜草,则是偶然从车上和人身上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