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窟:柬埔寨暹粒

2018-12-19 18:46:43 围观 : 69
网址:http://www.mhsatman.com
网站:五洲彩票
一些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值得冒着潜在的人群,而吴哥窟则位居榜首。无论你见过多少亚洲神庙,这个神庙总是最宏伟,最令人叹为观止的。
吴哥窟
吴哥窟(高棉语:អង្គរវត្ត)位于柬埔寨西北部,在暹粒市北5.5公里。原始的名字是Vrah Vishnulok,意思为“毗湿奴(遍入天)的神殿”[1] 。中国元代古籍《岛夷志略》称之为“桑香佛舍”[2]。它是吴哥古迹中,保存得最完好的的庙宇,以建筑宏伟与浮雕细致闻名于世,是世界上最大的庙宇, [3]。也是一座巨大的水上都市[4]。
 
十二世纪的吴哥王朝国王苏利耶跋摩二世希望在平地兴建一座规模宏伟的石窟庙山,作为吴哥王朝的太庙。因此举全国之力,花了大约35年建造[5]。吴哥窟建成于14世纪前半[6]。吴哥窟绝非供大群信徒朝拜的西式的教堂或东方寺院,而是一座宏伟的太庙,供奉化身为印度教之神的国王[7]。
 
吴哥窟结合了高棉历代庙宇建筑的两个基本的元素:立体庙山的多层方坛和平地庙宇的回廊[8]。吴哥窟的庙山由三层长方形有回廊环绕的平台组成,层层高叠,形如金字塔,象征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庙山顶部矗立着按五点梅花式排列的五座宝塔,象征须弥山的五座山峰。三道回廊象征须弥山所在地的土、水、风;庙山周边环绕一道护城河,象征环绕须弥山的咸海[9][8]。多年从事吴哥窟维修工作的法国远东学院古迹维修专家莫里斯·格莱斯(Maurice Glaize)认为“吴哥窟是吴哥古迹中以造型之雄伟、布局之平衡、比例之协调、线条之优美,威风赫赫,可比美世界上任何最杰出的建筑成就,而毫不逊色。”[9]。
 
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吴哥古迹列入世界文化遗产[10],世界各地来吴哥窟观光的游客一持续增加,从1993年不到一万人次,迄至2007年已达二百万人次,吴哥窟已成为旅游胜地[11]。一百多年来,世界各国投入大量资金在吴哥窟的维护工程上,以保护这份世界文化遗产。吴哥窟的造型,从1863年开始就已经成为柬埔寨国家的标志,展现在柬埔寨国旗上[12]。
 
吴哥窟位于柬埔寨暹粒市(Siem Reap)北约5.5公里,即北纬13°24′45〞,东经103°52′0〞。西南约30公里是洞里萨湖,东北30里有库楞山[13]。吴哥窟所在地是鱼米之乡。吴哥地区受热带季候风影响,洞里萨湖平时湖面积约3000平方公里,水深约3米,每年7月到11月,湄公河泛滥,河水倒灌入洞里萨湖,湖面面积迅速扩大至100,000平方公里,水深达14米;涨水时浮稻生长迅速,每天可长20厘米之多,最高长到5米[14]。洞里萨湖的冲积平原土地肥沃,加上高棉人拥有人造水库和灌溉系统,每年稻米四收[15]。吴哥王朝时代,洞里萨湖水产丰富,有黑鲤鱼、草鱼、鲫鱼、江豚、鳝鱼、鳗鱼、蛤蜊、蚬、螺等[16]。在吴哥王朝时代,洞里萨湖地区的稻米和渔业丰收,保障有100万人口的吴哥王朝的经济繁荣[17]。
 
交通
暹粒-吴哥国际机场(代号:REP)有航班直达上海、成都、重庆、曼谷、香港、新加坡、吉隆玻、巴色、河内等地[18]。也可搭航班到柬埔寨首都金边,然后由陆路搭长途汽车或由水路搭快艇到暹粒市。吴哥窟是吴哥古迹中离暹粒市中心最近的。在吴哥窟北2公里是吴哥王朝的最后国都大吴哥;巴戎寺、空中宫殿、巴肯寺和巴普昂寺都在此城中。吴哥窟西北3公里有巴肯寺,东北4公里有豆蔻寺、茶胶寺等古迹。
 
历史背景
吴哥王朝的历史始于9世纪,第一位国王阇耶跋摩二世带领国家脱离爪哇的统治,恢复了柬埔寨的独立。公元802年,他自立为王,建都于库楞山[19]。经过几代国王的努力,到12世纪初,吴哥王朝的版图扩张到今日泰国的大半疆域[20]。每代国王都兴建自己的国庙[20]。
 
苏利耶跋摩二世
 
吴哥窟苏利耶跋摩二世浮雕
12世纪初叶苏利耶跋摩二世弑叔君陀罗尼因陀罗跋摩一世夺得真腊国王位,新王迁都吴哥。因为苏利耶跋摩二世靠非正统方法获取王位,为了巩固威望,必须大兴土木,营造比前任所有国王建造的七百多座庙宇规模更为宏大的庙宇,作为国庙和他自己的将来升天的太庙。[21]
 
为国王加冕的婆罗门主祭司地婆诃罗(Divakara)为国王设计了这座太庙[22][23],供奉毗湿奴,名之为“毗湿奴神殿”。建造时间历时30年[24],赶在他升天之时完成,相形之下欧洲的教堂,建造历时二三百年,规模还小得多。[25]
 
中国文献记录
根据中国南宋泉州市舶司提举赵汝适1225年着《诸蕃志》记载[26]:
 
真腊……其地约方七千余里,国都号禄厄。官民悉编竹复茅为屋,维国王镌石为室,有青石莲花池沼之胜,跨金桥,约三十馀丈。殿宇雄壮,侈丽特甚。
 
禄厄(Lokor)来自梵文nagara,后音变为“吴哥”。即都城之意。
 
元成宗铁莫尔在元贞二年(1296年),派遣周达观出使真腊。使团在1296年二月二十日取海路从温州开洋,顺东北贸易风,经七洲洋(西沙群岛海面),三月十五日抵达占城,前后26日;由占城逆风而行,经真蒲、查南、半路村、佛村(菩提萨州),横渡淡洋(今洞里萨湖),经四个多月,至七月才到吴哥国码头(“干傍”)登岸[27][28]。周达观和他的使团驻吴哥一年。回国后周达观撰写了关于真腊风土民情的报告《真腊风土记》。《真腊风土记》称吴哥窟为“鲁班墓”[29]:
 
鲁般墓在南门外一里许,周围可十里,石屋数百间。
 
又说国王死后,有塔埋葬[30],可见吴哥寺乃皇陵。
 
元朝航海家汪大渊在1330年-1339年间曾游历吴哥,他称吴哥窟为“桑香佛舍”,这表明在十四世纪中叶,吴哥窟已经从印度教寺变为为佛寺。汪大渊还报告吴哥窟有“裹金石桥四十余丈”,十分华丽,有“富贵真腊”之语[31]。
 
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派遣尹绶出使真腊。尹绶从广州出发从海道经占城,过淡水湖(今洞里萨湖)、菩提萨州、经吴哥窟抵达真腊。尹绶回国后将真腊国的山川、地理和吴哥都城所见,绘画成图上呈,明成祖大喜[32]。
 
吴哥窟之废弃
1431年,暹罗破真腊国都吴哥,真腊迁都金边,次年,吴哥窟被高棉人遗弃,森林逐渐复盖漫无人烟的吴哥。后来有些高棉人猎户进入森林打猎,无意中发现宏伟的庙宇,也有一些当地的佛教徒在庙旁边搭盖屋寮居住,以便到庙宇中朝拜,但吴哥遗迹多不为世人所知。16世纪,此寺被称为“Angkor Wat”;“Angkor”,来自nagara(都城),Wat是高棉语中的“庙”,“Angkor Wat”即“都城庙”。
在那段向外探索的主要时期,柬埔寨完全没有引起西方的兴趣。因该国既不强盛也不富裕,与淘金、香料之路相去甚远。只有一些私货贩子、冒险家、传教士等自16世纪中期起偶会在此停留。到16世纪末,造访人数增加,因柬埔寨前后几位国王陆续召来马六甲的葡萄牙人和马尼拉的西班牙人。西班牙人并未顺利完成这趟探险之旅,但柬埔寨已引起他们的注意。开始有书籍或篇章专门讨论柬埔寨,吴哥遗址自然包括在内。一些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杂文作家借由这些记载,得知古城重现的消息,并用于自己的作品中。葡萄牙人迪尤哥·都古托是17世纪描写吴哥遗址的作家中最精确的一个,只有他就各个建筑物的性质提供了解释。但由于当时情况的诸多限制,他的作品无法在1614年完成时出版,而一直推迟到1958年。[33]
 
1819年,周达观《真腊风土记》的法文翻译本首次在巴黎刊行,此后陆续有欧洲人访问吴哥[34]。 1856年,方济各会修士和旅行家安东尼奥·达·马格达连那游历吴哥,并向葡萄牙历史学家蒂欧格·都·科托报告其游历吴哥的见闻[35]:
 
城为方形,四门,有护城河环绕……,墙壁的石块巨大无比,似乎连成一体……建筑华丽宏伟,想必是帝王的宫殿。护城河水由东和北方流入,由西和南面流出……。吴哥寺建筑举世无双,其超绝非凡,笔墨难以形容。
 
但达·马格达连那的报告,被世人目为天外奇谈,一笑置之。
 
1857年,驻马德望的法国传教士夏尔·艾米尔·布意孚神父着《1848—1856印度支那旅行记,安南与柬埔寨》[36],报告吴哥状况,但未引人注意。
 
1861年1月,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为寻找热带动物,无意中在原始森林中发现宏伟惊人的古庙遗迹,1863年在巴黎和伦敦同时发表文图并茂的法文游记《暹罗柬埔寨老挝诸王国旅行记》[37],他在第十二章《吴哥窟》中写道[38]:
 
吴哥是古高棉王国的国都……此地庙宇之宏伟,远胜古希腊、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一见到吴哥的寺刹,人们立刻忘却旅途的疲劳,喜悦和仰慕之情油然而生,一瞬间间犹如从沙漠踏足绿洲、从混沌的蛮荒进入灿烂的文明。
 
穆奥迪游记,激发法国人和欧洲人对吴哥窟的浓厚兴趣。[39]苏格兰摄影师约翰·汤姆森是世界上最早拍摄吴哥窟照片的摄影师。他受到穆奥游记的启发,1866年3月抵达吴哥,拍摄了世界上最早的吴哥窟照片[40],1867年他在爱丁堡出版了《柬埔寨的古迹》一书[41]。
 
1866-1868年由法兰西护卫舰舰长杜达尔·德·拉格雷和陆军中尉弗朗西斯·安邺率领的法国的湄公河考察团,对吴哥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科学考察,团员中还包括陆军中尉兼考古学家德拉波(Louis Delaporte)。德拉波将大约七十件吴哥窟的雕刻和建筑物带回法兰西[42],在1867年和1878年的万国博览会上展出,赶上欧洲兴起的一股收藏东方文物的热潮。他在1880年出版了《柬埔寨游记-高棉的建筑艺术》[43],书中附书中附带多幅素描画。他后来两度重返吴哥窟,收集实物样本。1886年再四度到吴哥窟收集文物;他的藏品后来被收入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44]。随同德拉波前往吴哥的,还有法国摄影师艾米尔·基瑟尔,1866年他发表《亚洲》画册,其中的吴哥窟照片使人们可以目睹吴哥窟的雄伟风采[45]。1873年法兰西湄公河考察团出版了由团员安邺执笔的《印度支那考察之旅》,其中也收入德拉波的吴哥窟素描画[46]。
 
1873年美国旅行家Frank Vincent (1848-1916)出版《白象之国,东南亚目击记-缅甸、暹罗、柬埔寨、南圻旅行记》[47]。